Lana Del Rey──復古的暴力金權美學

評論

Written by:

喜歡西洋流行音樂或文青風的朋友,一定都有聽過這位當紅女星──Lana Del Rey (台灣譯作:” 拉娜·德芮 ”)。《Rolling Stone》雜誌多次找她拍攝封面;《Maxim》選她為全球100性感女星之一。2014年的《Ultraviolence》專輯首周即達到十八萬兩千張的銷售記錄,位居美國公告牌二百強專輯榜冠軍。

Lana Del Rey本名Elizabeth Woolridge Grant,1985年出生於美國紐約,今年方滿30歲,父親為知名企業家、家境優渥。15歲時因酗酒嚴重,被家人送到寄宿學校戒酒。在寄宿學校的期間,酒沒戒成,還變本加厲吸毒,結局是被退學與送進戒毒所。

“那時我非常喜歡喝酒。我會每天喝,一個人喝,我覺得這想法很爽當我喜歡喝酒勝過喜歡做其他任何事的時候,我也知道這有問題。…就像,最開始還好,然後你覺得你擁有了黑暗的一面──這很刺激。但當你決定沉溺其中時,你意識到這黑暗的一面每一次都勝過任何其他東西,你也會發現那也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一個完全不同的人。那是在我身上發生過的最糟的事。”

2004年,Elizabeth進入紐約排名第三的Fordham University哲學系。在大學期間學習了吉他與作曲,隨後開始在布魯克林的夜店以Lizzy Grant之名演出。期間推出了她第一張EP《Kill Kill》,當年市場毫無迴響。只好又換了個藝名”May Jailer”推出Demo帶《Sirens》,可惜仍乏人問津。

Lana Del Rey以Lizzy Grant藝名活動時期。

2011年,Elizabeth改了個具有古巴與西班牙海灘風味的文青名”Lana Del Rey”,推出了《Video Games》一曲,從此一砲而紅。

《Video Games》音樂錄影帶: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E6⋯⋯《Video Games》成功的理由,也解釋了往後Lana Del Rey大受歡迎的原因:美艷的獨立女歌手、慵懶的嗓音、復古的仿膠卷MV、歌詞充斥了金權與暴力。

在現今強調女權與女性主義的消費娛樂市場,Lady Gaga、Emma Watson等多數女藝人不斷為了相關議題發聲、營造正面積極的形象時,Lana Del Rey的橫空出世充滿話題性。從來沒有人敢如此表彰金權與暴力、與對於男性的攀附渴望。National Anthem》一歌中直截了當的表達金錢崇拜:

Money is the anthem of success

金錢是成功的國歌

So before we go out

所以在你約我出去前

What’s your address?

你家住址在哪?

當年方26歲的小女孩靠著華麗的旋律及迷幻聲線,以文青復古風格硬生生在主流市場中殺出一條血路,而後越滾越紅。2012年的《Born To Die》專輯全球暢銷280萬張,為當年最暢銷的專輯之一。

《Born to Die》推出後,她被邀請上美國Saturday Night Live演唱,然而唱功卻被各方抨擊,NBC電視台主播Brian Williams甚至說 :「史上最差的表演者!」 。許多樂評人也批評該專輯無聊乏味、充滿偏差的觀點。

但神奇的是,越罵她就越受歡迎、唱片銷路好的不得了。總之,Del Rey是個不折不扣的文青,對於女權議題避而不談。作品中的意象不脫逃避世事、酒精與藥物、暴力、為愛沖昏頭的少女。

就像《Ultraviolence》中的歌詞: “He hit me and it felt like a kiss”,或《Blue Jeans》講述女孩愛上罪犯的盲目與義無反顧。

“對我來說,女權主義並不會引起我的興趣。”Lana Del Rey在一個訪問中提到:”我對於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與特斯拉汽車,那些有可能發生在我們銀河系的事情更感興趣。”

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六零年代的獨特妝髮、慵懶神秘的飄渺氣質,仍舊讓許多樂迷趨之若鶩。或許大家都早已對那一套關於女性出頭的老掉牙說詞感到倦怠、又或許美國人終歸是嚮往著過去1960年的時代榮光──金錢奢華、典型的家庭形象、黑白公路電影、摩托車與流浪…。

 

金錢暴力、美國夢、游泳池

Cola》中,歌詞第一句劈頭就唱: “My p*ssy tastes like Pepsi Cola.” 

Del Rey擅長操作由父權建構起來的金錢世界觀,通常是男人有錢有勢之後、得以大量享有毒品與酒精與女人,並與之狂歡的故事 (在Lana的MV中,通常是在豪宅的泳池畔)。如果你反感於如此的價值觀感,或許也可以將之理解成老派的浪漫。

人類的發展歷史,從當年對於權力追逐與女性貶抑,到逐漸自我檢討修正、女權與種族議題隨之興盛。然而種族尚未走到平等 (想想近來的#Oscar So White事件)、女性的低就業率與職場歧視尚存,市場卻早已對這類話題感到倦膩。

Lana Del Rey的大紅,或許也象徵著人類某些終究不可去除的價值寄託。那些關於男性的經典形象──健美、浪蕩不羈、權力、地位與金錢,以及女性肉體與精神上的柔弱無依。

這個事實,讓整個美國都醉了。醉在Del Rey慵懶的歌聲裡。

One Reply to “Lana Del Rey──復古的暴力金權美學”

  1. lin 說:

    她的確是一位非常獨特的藝術家 非常擅長編寫這類的美國夢以及較為描繪人性的歌曲但又同時帶有自己的色彩 很喜歡妳的見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